攝影師:Edmond Dantès,連結:Pexels

鑒於在準備推甄資料的過程中有許多徬徨,想說推甄結束後來將自己的推甄經驗整理成文章,供學弟妹們參考。

我只有申請台大、政大、成大三間的人格與社會心理學組/文化與社會心理學組(名稱不太一樣)。

【分享架構】
1. 成績
2. 背景
3. 備審資料
4. 面試
5. 綜合心得

一、成績

先上成績。

成大心理所乙組:正取3

【篩選狀況】27 人報名、15 人面試、最終取 3 人
【我的成績】書審原始分數 36 (換算:90)、面試原始分數 57 (換算:95)、總成績 93 ,正取生最低錄取分:93

台大心理所一般組:備取4

【篩選狀況】54 人報名、24 人面試、最終取 14 人
【我的成績】書審 85 、口試 73 ,總成績 79 ,正取生最低錄取分:81.5

政大心理所人格社會組:第一階段就被刷掉了 -W-

【篩選狀況】8 人報名、4 人面試、最終取 1 人
【我的成績】書審 71.8,參加面試資格最低分數:79.4

看到台大的口試 73 很難過,但看到政大書審 71.8 時沒有什麼難過的感覺,只一直覺得:「怎麼這麼不可思議的低…


庭光提供

曾經擔任 Teach For Taiwan 年度志工一年,後來亦在開放個人經驗平台 IOH 實習過,這個嘗試透過實習探索自己的他,叫做韓庭光,現在就讀台大哲學系大四。

起初我和庭光認識,源自大一時我們就讀同校同系,後來庭光在大一下時決定重考,進了心目中想要的大學。

大約三、四年的時間,我們沒有太常聯絡,但我都會透過臉書關注他對於人文議題的論述以及正在執行的計畫。

最令我印象深刻的計畫,是他在大二那年執行的「10+10 計畫」,在 2018 年的暑假,庭光透過訪談 10 個認識但很少聯絡的朋友,從聊天與互動中看見自己,進而認識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人。

起初會取名 10+10 計畫,來自 2011 年金馬影展開幕片的名稱,同時,10+10=20,對於當時正處於 20 歲的庭光而言,20 象徵著一條界線,跨過這條線後,自己就是一位「大人」,因此取名為 10+10,作為 20 歲的成年禮。

是什麼契機讓你想要認識自己?

「當時自己 20 歲,覺得 20 歲需要做一點特別的事情,而這件事情剛好跟認識自己有關。」

「而且我覺得即便知道自己的名字和學歷,但總覺得還要多做一些說明,比如我的個性、脆弱點是什麼?因為想知道這些東西,所以開始做人物訪談,也就是 10+10 計畫。」

「這讓我想起,你有一篇文章寫說,不要以我是什麼大學、什麼科系來認識我,而是以我有什麼故事來了解我,這和你說的好像有異曲同工之妙?」我說。

「因為大學、科系,就連名字都會跟別人重複,我們真正做完事情後的反思與感受才是獨一無二的。

在訪談 10 個人的故事當中,你最印象深刻的地方?

「有一位是我的國小同學,會想訪問她其實是出自於愧疚,想和她說聲對不起。」

為什麼感到愧疚?

「當時她的個性比較海派,身體也相對臃腫,再加上講話口氣比較直接,有時會讓人感到不舒服,所以大家都想要跟她保持距離。然而,我身為她的好朋友,卻因為大家遠離她而也想和她保持距離,警惕自己不要靠那麼近,這種感覺讓我想跟她說聲,對不起。」

好奇她聽完的想法是?

「她其實覺得沒什麼,還跟我說『當你和我道歉,其實反而是放過你自己』。」說完,庭光有種感覺是,自己想要說對不起的人滿多的,其中一大部分的原因是自己需要跟內在和解。

「後來她有告訴我她的家庭狀況,因為她的生活因素,讓他的個性比較像大姊頭。這不禁讓我思考,很多時候我們光看表面,會覺得不舒服、甚至討厭,然而,如果沒有了解『背後的為什麼』,其實很難做到真正的同理。

「有時候我們會說,小時候犯下的錯,就算了。但我覺得對他人的傷害已經造成了,雖然我們自己覺得沒什麼,但如果傷口已經變成疤痕永遠留在當事人身上,這時候誰該負責?」

這時的氣氛顯得有些凝重,接著庭光脫口的每一句話、每一個字,都帶有沉穩而內斂的氣息,吐字的過程緩慢,彷彿希望用最精煉的字詞描述自己多年來咀嚼的省思,傳達出自我內在的體悟與警惕。

庭光的眼神帶點嚴肅地說:「我覺得,對於小時候犯的錯,我們當然可以說:『對,是我當初不懂事』,不過我希望不要用一句『算了』來掩蓋曾經的錯誤。雖然過去的錯誤無法挽回,但現在的我們可以思考的是,自己能如何改變,甚至為下一代的小朋友帶來改變。一句「算了」…我覺得比較草率一點,我們還可以做更多事。

語畢,投入在庭光話語的我,一時之間無法回神,當下對於他的直覺想法是庭光無論在看待自己,或是看待人跟人的之間的關係,都好細膩、好細膩,非常令人欣賞。

回到你個人身上,你曾經也有受傷的經驗嗎?

「有」,庭光講起之前經歷:「我有個同學,他講話其實沒有惡意,但他說我做的東西很糟、根本就是錯的。即便我真的做得不好,但這種語言仍然讓我很不舒服,而且當下不知道如何因應。」

面對這種情況,庭光提到自己有時會透過寫日記,把「對方做了什麼事情?」、「下次再遇到同樣的事時我該怎麼辦?」等等問題的想法寫下來,等到下一次再發生時,就可以有所行動。

「過幾天,一樣的事情又發生了,後來我就告訴他,『你的話讓我不舒服,而且有點受傷』,他當下只回我『喔好,之後一起加油』,後來過幾天,他私底下來跟我說『之前很不好意思,之後一起努力』。當下我聽到其實很感動,因為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像他這樣願意傾聽他人的感受。」

聽起來你會主動把自己想法告訴那些傷害你的人?

「對,當有一些事情跟他人有關,一方面我的心態需要調適,另一方面也會想主動跟對方表達自己的想法,我覺得透過更具體的行為,比較能化解自己內在不舒服的感受。

聊完庭光看待人與人互動的關係,我後來詢問庭光如何看待「後悔」這件事,在庭光的文章中,可以看到當他在做抉擇時,時常會以「未來會不會後悔」作為判斷的標準,而這與我做人生決定的思路有些不同,因此好奇地詢問:

為什麼你會想要以「不後悔」作為選擇的判斷標準呢?

「『不後悔』這一點是做『大決定』時的標準,比如重考、出國等等。而一般做選擇會想到的效益分析,當好處大於壞處時,就做好處比較多的選擇。」

庭光接著說「這個分析方法是合理的,但我聽過一個說法是『當我們今天在認真思考要做哪一個決定時,兩邊的效益其實已經不會差太多了』。

舉例來說「如果今天外面下雨,我出門不會認真思考是否要帶雨傘,然後開始分析『帶雨傘』跟『不帶雨傘』的效益。對我來說,帶雨傘的效益明顯大於不帶雨傘,所以我的想法是直接帶雨傘出門。」

然而,「當我認真思考要不要重考時,重考有其好處,繼續在原大學念書也有好處,沒有明顯的好與壞。對我來說,這時就會回到自己的內心-既然沒有誰明顯比較好,那就看做這個決定會不會後悔,因為如果後悔了,後悔的感覺是會伴隨著你長大的。

[其他更多庭光對於不後悔的看法,以及好奇我與庭光的思路碰撞,收錄在這一集節目 #20 第二十集-怎麼看待迷茫與認識自我?為何以「不後悔」作為人生抉擇的標準?]

我也想問你對於獨處、孤獨的看法?

「我覺得所謂的寂寞與孤獨,來自於今天突然想要跟人吃飯,但能直接約出去的人都在忙,自己也不好意思打擾陌生人,這時候我就會感到孤獨。」

對於庭光而言,孤獨有兩個面向:「一個是跟自己的獨處時間,可以跟自己對話。另一個是想找人聊天,但基於"不要臨時打擾人家"的社會禮儀,所以找不到人聊聊。」

後來庭光反問我對於孤獨的看法,我簡單地講了自己的想法後,和他分享了一本我最近正在閱讀的書,是蔣勳的《孤獨六講》。

很湊巧地,庭光之前也閱讀過這本書,他說「我記得蔣勳有去區分孤獨和寂寞,『孤獨是圓滿的,寂寞是會讓人發慌的』」。

這我很認同,在這本書的封面有一句話也深深烙印在我的腦海-「孤獨沒有什麼不好,使孤獨變得不好,是因為你害怕孤獨」

聊到孤獨這個主題時,我總有種找到知音的感覺,因為後來我們聊到,我們各自都會一個人看電影、一個人吃火鍋,目前也希望未來,能有一個人的旅行。

「等我們有一個人的旅行後,再來訪談一次」,我說,庭光則是笑笑地回:「好啊,等我克服我的拖延症。」

[孤獨、寂寞的主題,我和庭光聊了很多很多,如果你想聽聽我們對於一個人看電影的想法和如何一個人吃火鍋,可以收聽 #21 第二十一集-感到孤獨怎麼辦?聊聊一個人吃火鍋、看電影]

我自己在閱讀庭光的文章時,最令我敬佩的地方之一是,庭光總能很誠實地面對自己,無論優點或是脆弱點。

你是如何做到能坦然面對自己內在聲音的?

「要講出方法滿難的。往往是因為有一件事情讓我感到不舒服,接著我才開始想該怎麼做,某種程度我是被逼著思考。」

「我更好奇的是,很多人遇到事情後,可能會裝作沒看見,但你都能主動去面對各種讓你不自在的事情」,我說。

「我相信身上有一些包袱需要被打開,讓我看看自己做過的事情、說過的話,對我來說這是比較舒服的狀態,而不是避而不見。」

這時庭光突然飛來一句「有時候也不是那麼坦然啦(笑),我也會欺騙自己。比如自己很想跟某個人講話,身旁的朋友會說我就是喜歡那個人,但我又覺得沒有喜歡人家。這個時候是對自己誠實還是不誠實呢?」

「我會盡量誠實面對自己,但這個誠實有多少真實性,我不知道。某個程度上可能會為了保護自己,所以說不定連自己都騙了自己。」

聽到庭光說完,我整個肅然起敬,「我聽到雞皮疙瘩,我覺得這就是我很欣賞你的地方,要意識到自己對自己可能沒那麼誠實,這個很困難」,我說。

庭光面對我的回應,則是一樣露出招牌的靦腆微笑。

你怎麼看待「迷茫」這件事情?

「我覺得迷茫分兩種,一種會讓你陷入困境,比如吃不下飯、人際關係低迷等等,這個時候建議休息,或是找人聊聊,甚至是去諮商,因為這會讓生活運作陷入困境,而我們至少要回到一般的生活。」

那另一種?

「另一種是我們會想要找更多的東西,比如了解快樂是什麼?我自己是誰?這種迷茫不會讓人的生活陷入困境。我認為這樣的困惑就像個種子,先把種子種下去,不用急著想要當下解決問題,藉由生活推著你前進,有一天會開成漂亮的花。

那你怎麼看待「認識自己」呢?

「在你的文章有提到要刻意探索,給自己獨處的時間。我自己的探索是比如做 10+10 計畫,透過問別人的看法,寫下對自己的想法。」

庭光認為,可以透過具體行為認識自己,比方說直接去做一件事情,如修課、實習,做完後思考「你在做這些行為的時候你是什麼樣子?」「你跟朋友說了哪一些話?」以及「我的感受是什麼?」等等。

「現在我偶爾會記錄當下的感受與反思,不然都會忘記,如果有做紀錄,那會滿珍貴的,因為那是你當下的感觸。」

這段話讓我覺得與我之前的文章【如何知道自己要什麼-從這 3 個步驟開始】有很相近的概念,甚至我很喜歡庭光直接書寫當下想法的做法,這個方法能夠把記憶儲存起來,接著自己在回憶、反思時,會更有方向、感觸。

那現在的你想成為什麼樣的自己?

「如果只能選擇一個詞,我想成為溫柔的人,一方面對自己溫柔,一方面對別人溫柔。」

「以對自己溫柔來說,我們現在很強調同理心或是講話要注意措辭以免傷人。在這個意義上,同理心可能成為一種束縛跟壓力,我認為同理心是重要的,但如果我們沒有做好也沒關係,不需要覺得自己是聖人不會做錯事,做錯事再檢討就好了。」

「至於對別人溫柔,我認為每個人都是『異文化』,這個概念是我之前在朋友臉書上看到的,『異文化』就是不同文化有自己的特色,而我們要給予尊重。」

庭光接著說「我們知道要尊重不同文化,但遇到『人』的時候,卻因為大家是處於同一個環境、共享同一套標準,所以當他做了怪的事情時,我們會先去批評他,而不是了解他。因此我希望把每個人當『異文化』來看待,去尊重每個人,畢竟每個人的差異都很大。」

庭光補充一句朋友說過,而且自己深感認同的話:「當然,給別人溫柔時,要先給自己溫柔,否則善良會變成鄉愿。」

如果想要收看庭光的文章,可以到他的臉書或是 Medium,針對有一些主題的細部討論,大家可以收聽這一集的節目,分別是第 20 集和第 21 集。

由於這一集的訪談是在環境音有點多的校園錄製,而我低估環境音對後製與人聲的影響,導致後製後仍有一些噪音,大家可以拿下耳機,使用電腦或手機的喇叭放出聲音收聽會更為合適!請大家見諒QWQ,也歡迎抖內我,讓我日後有機會在專業錄音室裡錄音~~!

特別感謝庭光協助校稿。

收聽節目

我的節目:在 Podcast / Spotify / YouTube 上搜尋【娜個自己 That Myself】收聽,或是點擊文字連結:PodcastSpotifyYouTube
#20 怎麼看待迷茫與認識自我?為何以「不後悔」作為人生抉擇的標準?
#21 感到孤獨怎麼辦?聊聊一個人吃火鍋、看電影

若你想給予我一些鼓勵,可以免費幫我點擊 LikerCoin 幫助我獲得支持,或是幫我拍手 50!

https://button.like.co/athena030


圖片|來源

如果哪一天,你拿起手機,再也沒有能夠撥打的對象,也沒有人會打給你的時候,你有什麼樣的感覺呢?

會不會有一種空空的,彷彿自己從人間消失的感覺?

我在想,這或許就是人們為何努力的原因吧,因為我們,渴望被記得、渴望被放在心上。

就像是在感情當中,我們會很想要追求伴侶,因為不想要自己回到家時,一個人面對空蕩蕩的屋子,希望至少有一個人,能夠迎接自己,告訴你「歡迎回家」。

或是在朋友上,如果你在意的朋友已讀不回你,你可能感到失落,懷疑自己是不是被忽視了?

又或是在工作上,我們會很希望能取得一個自己的位置、頭銜,好有一個姿態,能像別人展現「我們是誰」,他人又可以「如何記住我」。

在網路世界也是一樣,當我們發文、發現時動態、等待回復、期待被按讚,其實也是想重複確認,自己在他人眼中、在這個世界中,仍存在。

「其實我也渴望被需要」

有的時候,你可能會告訴自己,其實我沒那麼需要別人,自己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好。

我自己有一段時光也是如此,否認自己需要朋友,認為自己能夠非常獨立。因此當時的我把重心都放在工作上面,幾乎不太跟朋友聚會。

直到有一天工作崩解之後,我才開始意識到身旁還有能夠支持自己、關心自己的朋友,是多麼可貴的事情。

而我也因此對過去那個忽視朋友的自己感到自責、愧疚。

這讓我發覺,如果人一味否認自己「有被需要」的渴求時,當自己的重心一崩盤之後,很有可能整個自己會隨之一起瓦解。

無論是朋友、家人、情人或是工作,其實在追求這些東西時,都有個「被看見、被需要」的能量在驅動著我們。

而當自己開始意識到自己的行為、情緒,可能源自於這個能量的缺乏時,或許就更知道如何從低落的情緒中恢復,或是能夠減少得失心。

比方說,當朋友已讀不回你的時候,你知道你難過,但可能不知道自己為何這麼難過,因此陷入沮喪的漩渦之中。

這時你可以思考,或許你的難過來自於「被看見的需要」,那面對已讀不回的時候,你就可以爬梳自己的思緒,釐清自己現在的低落其實是源自於自己的內心。

這時要解決內心的失落感,就可以從自己出發,去找尋和你頻率更一致的朋友,或是主動和對方提出自己的感受與需求,希望兩人的互動能夠取得平衡。

(因為已讀不回可能的因素實在是太多了,有時並非完全是對方不想理你,只是人家在忙Q)

所以當自己提出內心的需求時,至少能夠讓兩人互動的關係有調整的空間,對方既能了解你的想法,你也能從中滿足被看見的需求。

理解空虛,找到自己的歸屬

我覺得理解完自己可能感到空虛的理由之後,接下來可以重新幫自己找到歸屬,避免自己一味想從別人身上確認自己的存在,而導致內心更加地空虛。

最近我一直努力在尋找與網路世界的平衡點,一方面我也有被看見的需求,但另一方面,重複在網路上發文來確認自己的存在,那種感覺對我來說其實很飄渺、很不踏實(有時後心情會變得更差)。

而自從我發現自己有「被看見的需求」後,我開始重新思考在日常生活上,有哪些事情能夠滿足這個需求。

我甚至拿出了紙跟筆,寫下各種我可以參與的活動、找到歸屬的事情有什麼。

我當時寫下了和朋友聚餐、閱讀、參與特定興趣的社交活動等等,這些都能讓我的每一天,過得更加踏實、滿足需求,因而減少自己依賴網路世界的行為。

除此之外,我自己仍保有寫作以及做 Podcast 這兩個與網路世界連結的媒介,對於我而言,這兩個是我在網路世界上能感到自在的模式,同時也因為能和各式各樣的人交流內容,內心常能感到開心,生活反而有種被提升的感覺。

因此,或許開始找到自己可以擁有歸屬的地方在哪,以及哪一種歸屬能夠提升自己,甚至是提升生活品質,漸漸地,你會對你的生活感到越來越踏實,自己也能感到更加飽滿。

在這一集的節目當中,也有舉其他例子,還搭配一點心理學理論、尼采來解釋「被看見的需求」有興趣的人可以收聽這一集唷。

收聽節目

我的廣播節目:在 Podcast / Spotify / YouTube 上搜尋【娜個自己 That Myself】收聽 #19 第十九集

或是點擊文字連結:PodcastSpotifyYouTube

每周日有新產出。

若你想給予我一些鼓勵,可以免費幫我點擊 LikerCoin 幫助我獲得支持,或是幫我拍手 50!

https://button.like.co/athena030


photo by Quang Anh Ha Nguyen from Pexels

每天忙著工作總讓你頭昏腦脹、筋疲力竭,甚至懷疑忙碌的意義到底是什麼?

你也想放鬆自己,讓自己享受生活的小確幸,卻又不知從何下手?

以前的我也常常把自己栽在工作當中,甚至去壓抑小確幸,不允許自己享受娛樂,因為會覺得那是在「浪費時間」。

然而,當我一度在工作中迷失自己、在壓力下失去健康、每天都很沉悶、憂鬱,這時讓我逐漸反思,原本的生活模式,有沒有問題?

探索後才發現,「的確,成就是很吸引人的一件事,但,小確幸才是日常。」

如果我們無法感受每一天的小幸福,這時擁有成就,又何如?

後來我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調整自己面對工作、生活的態度,重新找到享受生活的方式。

如果你也想要從今天開始,重新感受生活的美麗,可以從這五個小舉動下手!

透過這五個方法,藉著自己的能量增加日常生活中的小確幸,讓你的每一天變得更有溫度、更快樂。

一、洗出紙本相片

現代人手機裡常有上千張、上萬張的照片(我就有 1 萬多張!!)

對於我們而言,用手機紀錄各種生活是非常習以為常的事。

又或是我們會藉由 Facebook、 Instagram 來儲存相片。

不知道你有沒有想過,如果哪一天,Facebook、Instagram 大當機,或是出於某些無法控制的原因,整個社交軟體的系統都消失了,這時照片會毫無預警地全部不見!

你認為這個發生的機率很低?

又或是你可以想想看,如果有一天有新的社交軟體出現,有新的地方儲存相片,當我們不再使用現有的社交軟體時,裡面的相片也可能會不知不覺地被遺忘掉。

恩,現在在使用 Instagram 的你,還記得 Facebook 上的照片嗎?

照片對於現代的人們而言很容易取得,但也因為太容易取得,因而不太會「記得」要去好好珍藏它。

這時可以透過洗出紙本的相片,以實體的方式保存照片,而且,當自己透過手感觸摸相片時,能夠和照片當時的情境、故事、人物與感受做連結,體驗相片、回憶帶給你的溫度。

還記得剛拿到今年洗出來的照片時,邊看邊有股暖流流竄身體,尤其看到很喜歡的畫面時,還會不自覺地姨母笑呢。

二、探索新道路

現代生活十分講求效率,或是出於自己的習慣,我們會去走平常常走的路。

然而,有時候我們可以透過走一些沒走過的路來提升生活的新鮮感(還可以活絡大腦喔超棒)。

比方說,以前想要跑步、散步,第一直覺會想到的是「去操場」。

但最近我偶爾會改在台北的街頭上晃晃,走一些平常沒走過的小路,有時會意外地發現,「哇,這裡有一個綠意盎然的小公園」、「天啊,這裡有一家我很喜歡的咖啡廳!」、「原來這裡有好吃自助餐!」

走一些平常沒走過的地方,可能能帶給你意外的驚喜。

而且當你實際走過後,你可能會發現,原來我從未真正了解這個平常自以為再熟悉不過的地方。

三、使你開心的小物

使你開心的物品,你第一個聯想到的是什麼呢?

對我來說,乾燥花、CD、草木香,這三個東西總能療癒我。

我會在房間內裝飾乾燥花束,或是擦上很喜歡的草木香香水膏,讓自己看得開心、聞得爽 OWO。

除此之外,CD 對於我而言,已經算是懷舊的東西了。

現在大家基本上都使用手機、電腦來收聽音樂,我也是如此。

但偶爾,我也會翻一翻書櫃陳列的 CD,因為對於我買 CD 的年代而言(怎麼感覺好老Q),自己沒什麼錢可以買所有想要的 CD,所以每一次下單,都是出於謹慎評估,確定喜歡、渴望想要、而且有足夠的錢,才會買單。

所以現在去翻 CD 時,既有種懷念的感覺,也會與小時候喜歡的歌手產生連結,有種不可言喻、只有自己能夠感受的幸福感。

諸如此類,這些小物總能讓我會心一笑,讓我的日常增添微小幸福感。

那對你來說,會使你開心的小物是什麼呢?


Photo by Ylanite Koppens from Pexels

走進一家歐洲風的小店,裡頭販售著精緻、小巧、帶點歐洲宮廷味的小物,大部分的物件以白色、咖啡色所構成,有的鑲點金邊,有的繪著優雅的花朵。置身其中,彷彿身在中古歐洲時期的皇宮裡,想像自己穿著一身禮服,品著英式下午茶。

在各種小物中,最吸引我的一櫃,擺放著各種香氣的蠟蠋,有些蠟燭的外觀帶有繽紛的顏色,如粉紅色或是青蘋果色,可想而知它們的味道肯定特別強烈;而有些則是清淡不顯眼的乳白色,實際一聞,味道就如它的外觀一樣-清新脫俗。

對的他,使你療癒

從一年前開始接觸瑜珈開始,便有了買蠟燭的習慣,當自己在邊做瑜珈的時候,也會邊點著蠟燭增加一些情趣。

在挑蠟燭的過程中,總覺得蠟燭和一般的生活用品很不一樣。對於日常用品來說,會覺得可以用就好、能便宜就便宜。

但帶有特殊氣味的蠟燭,就有點像穿衣品味一樣,選的款式、選的味道,不僅代表你是什麼樣的人,而且它要能和你的生活風格、人格特質有一定的匹配度,你才看得上它。

如果蠟燭和自己對上頻率,能夠提升個人的生活幸福感,但如果對不上頻,聞到那個「不對」的味道,反而降低了自己的生活品質。

這就有點像是在愛情中找對象,如果遇到對的、和自己生活相匹配的人,你會有種被療癒的開心感,但遇到不對的人,反而會懷疑自己,當初為什麼要和他在一起。

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,「我們希望能夠擁有另一半,來解決我們人生中的風風雨雨,孰不知有了另一半後,才發現風風雨雨都是對方帶來的。」

我在想,這句話講的其實就是當我們遇到「不對的他/她」吧!

對的人,使你內心踏實

挑蠟燭的過程,也和找對象的歷程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起初我會快速的掃視所有架上陳列的蠟燭,其中有幾瓶在視覺上特別吸引我,像是素而清雅的乳白色,或是帶有自然風的海洋藍,其餘沒感覺的,自動被我排除在視野之外。

接下來,我會拿起我有興趣的幾罐,開始聞它的香氣。聞著聞著,發現蠟燭帶給我的感覺不出三類:

第一種,非常確定不是我要的,那種味道只讓我想逃離,這時我就會快速地把它放回架上,一樣讓它拋出自己的視野之外。

第二種,聞起來可接受,但卻又覺得哪裡怪怪的,這時我可能會暫時把它放回架上,先去聞聞看其他幾瓶,再回過頭聞這一瓶,有一點心動,但心中總有遲疑。

第三種,也就是最後我買下來的那一種-林木、肉豆蔻,在聞第一遍的當下,心中就有一種「對!對!就是你,我要的味道就是你!」,這個味道完全不會讓我猶豫,只讓我考慮要不要花這一筆錢而已(笑)。

這就像在茫茫人海中,在我們身旁來來去去的人很多,你會先快速掃視一遍所有人,透過外表、言行舉止形成對他人的初步印象,接著,可能會有幾個人特別吸引你,想讓你跟他多聊一點、多相處一些,而你也努力找機會與他互動。

在互動的過程中,你逐漸了解他的內在想法、個人特質、生活風格,甚至是人生的目標、信仰。

這時,你開始會去做判斷-「這是我要的嗎?我和他的想法接近嗎?我們的生活風格,匹配嗎?我們,彼此適合嗎?」

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與思考之後,有的人會讓你覺得,更適合當朋友一點;有的人會使你好奇,但又覺得哪裡不太對勁;而又有一種人,會讓你有一股「我要找的人就是你」的想法出現。

當你遇到對的人,他不會讓你懷疑,反而使你覺得踏實,認為「對,就是這個味道、就是這個個性,我想要跟這樣的人生活」。


台北藝穗節|《這不是一支獨舞 This is Not a solo dance》

云云 Yun Collective 表演團隊提供

「框架是虛浮的,妳可以重新定義、建造這個框架。」

「這不是一支獨舞(This is Not a solo dance)」,這個表演由兩個「她」所創造而成,一個「她」,從小到大,都不是長輩期望中的「乖巧」女孩;而另一個「她」,同樣對性別框架有所感悟,希望結合個人表演式繪畫的專業,透過「反覆書寫『女』字,反思女性在社會中的位置」。

在這場表演中,雖然只有一位女性表演者,但因為性別框架帶來的束縛,這並不僅僅是一位女性的經歷,而是妳我都曾共同面對的議題。

因此,這不是一支獨舞,而是一支所有人能共同感受、經歷與融入的一支舞,希望透過表演,讓不識彼此的你我,一起交流、對話。

這次專訪到云云 Yun Collective 表演團隊,即將在八月底、九月初的台北藝穗節上表演「這不是一支獨舞」,而這個表演背後,有著什麼樣的故事?

表演式繪畫

什麼是「表演式繪畫」?

表演式繪畫字面上的意思就是「把繪畫當作表演」,繪畫時的肢體動作本身就是種舞蹈,結合墨汁在白紙上書寫、舞蹈,其所留下來的痕跡也是繪畫的展現,而整個從無到有的繪畫過程,就是一場完整的表演。

為什麼選擇以「表演式繪畫」來呈現?

表演式繪畫和一般表演不同的地方是,表演式繪畫的「過程」會被保存,即便表演結束,繪畫過程中所留下的痕跡,能夠讓觀眾持續留有想像與餘韻。

而在這支表演裡,選擇了兩大元素-「黑」色與「女」字,希望透過最單純的顏色與文字,來彰顯突破框架的力道。

「女」性的樣貌

為什麼選擇「女」這個字?

「女」是象形文字,當初以「女性的形狀」去造這個字,其中「七」的部分很像一個女生跪著。象徵在古早以前,女性要跪著去服侍自己的長輩與丈夫。

在表演的過程中,並不只是重複書寫「女」這個字而已,更多的是運用不同的肢體繪畫與舞蹈空間,默默地去打破它既有的樣子,不依循著制式的方式書寫,逐一解構的歷程即是與觀眾的交流對話。

你們怎麼看女性在台灣社會中的樣貌?

台灣社會對於女性仍有一種固定既有的形象,比如坐有坐相、結婚生子、安靜、服從,而且屬於接受的那一方,而且會期待女生屬於照顧者的角色。雖然現在這個世代有逐漸在化解傳統思維,但仍能夠觀察到這些期待仍然存在。

你們心目中,女性該擁有的樣貌是什麼樣子?

「不會因為這些框架的存在,就覺得自己不夠,或是不能做他們想做的事情,能夠有一份理直氣壯,勇敢地為自己發聲,做自己喜歡的樣子。」


圖片|致豫提供

既然我們可以喜歡或討厭別人,為什麼我們一定要接受別人的意見,又或是為什麼我們的意見一定要被別人接納?

「團隊討論的過程中,我都不敢提出我的想法…。」

:為什麼呢?有想法提出來不是很好嗎?

「因為會擔心自己的想法不夠好,或是別人會覺得自己太囉嗦…。」

:不然就不要提你的想法啊?

「可是不說出來,最後團隊的決策不如我意時,我又覺得做起來很不甘願…。」

這樣的內心小劇場時常發生在你我身上,你很細心地發現了團隊中的問題,但因為種種害怕與擔心,你卻不敢提出你的疑慮,結果在執行計畫上真的發生了你預想到的問題,你又很懊惱,為什麼當初沒有勇敢地講出自己的想法…

「錯過」發表,反而造成「過錯」

在專訪婚禮主持人兼企業講師致豫時,致豫提到在團隊合作當中,會遇到的問題往往是「沒有想過的」或是「沒有被提出來的」,如果因為自我否定而沒有講出自己的擔心,反而會造成「過錯」的出現。

比如在討論一項專案時,你預先發現這項專案的預算可能嚴重超支,因為在不必要的品項上花了浪費的錢。

但這時,你卻因為擔心他人的評價而沒有提出疑慮時,反而可能造成執行專案的過程中,費用入不敷出,最後團隊也被搞到心力交瘁。

因此,如果你能注意到他人沒發現的細節,而且這個細節對團隊有加分的作用,那你都應該勇敢提出自己的想法。

但是我擔心一提出想法會被團隊反駁,怎麼辦?

「如果你提的意見是對團隊有幫助的,但卻被反駁掉,認為你問題太多。這時候你可以思考一件事-這個團隊可能不是優良、健全的,因為他們怕麻煩。」

一個好的團隊,當你提出任何問題、懷疑,只要是對團隊有益的,都應該被聆聽與討論。

如果團隊真的不健全,無法接納多元的意見,你可以想看看「你還想要待在這個團隊裡嗎?」、「有沒有更適合你的團隊?」

有的時候,你的意見不被傾聽,不一定是你的問題,而是這個團隊不適合你。

所以,只要有想法都該講出來嗎?

「的確,因為如果你提出精闢的建議,而這個想法是他人沒有提出的,你反而更能夠被主管看到,下一個升遷的機會可能就是你的。」

會提出這樣的疑惑,非常有可能你曾經有很勇敢地發表過自己的想法,但卻被否定,因此,你會擔心,萬一再次提出自己的意見,會不會遭受一樣的批評。

然而,你上次被反駁是因為「上一件事情」,而不是「這一件事情」,所以無論之前你遭遇什麼樣的批評,當你遇到新的討論,都要把它視為獨立的新事件,勇敢地提出你的想法,不要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草蛇。

如果你和身旁的人一樣,都在等待、沉默,那在主管眼中,你和其他人都是一樣的。

討論就是不斷衝撞、拉扯的過程

其實,我不敢表達是出自於「害怕別人批評的性格」,怎麼辦?

「每個人都有喜歡跟不喜歡的人,你喜歡的人他不一定喜歡你,你不喜歡的人他也不一定討厭你。既然我們可以喜歡或討厭別人,為什麼我們一定要接受別人的意見,又或是為什麼我們的意見一定要被別人接納?

致豫舉例:「當今天有個人跟你告白的時候,你能不能拒絕他?」

當然可以。

因為對方只是向你表達他對你的愛意,並沒有要你「必須」跟他交往,因此你可以選擇接受或拒絕。如果對方逼你接受他的愛意,反而會使你反感了,對吧?

所以回到團隊討論當中,如果你的意見被指教,那其實就是「討論的過程」,會不斷的有碰撞、拉扯,最後找到共識,如果你講什麼都被一概接受,那不叫討論,而是「命令」。


圖片|由致豫提供

一場活動舉辦的好與否,「主持、場控、因應突發狀況」的功力絕對非常重要。

而一場簡報表達的好與否,口語表達的「流暢度、自信、台風」更扮演關鍵的角色。

無論是你是大學生,正要主持一場活動,或是你是上班族,需要向工作同仁進行簡報,日常生活中不乏需要上台發表的場合。

然而,你卻時常已經準備齊全,卻在最後一刻「因為緊張而腦筋一片空白」嗎?

或是你希望能讓聽眾對你印象深刻,卻苦惱「不知如何精進自己的口語表達技巧」嗎?

如果你有以上的困擾,筆者本次邀請到的來賓-致豫能來幫你解惑!

致豫是一位主持經驗近 10 年、近 200 場的婚禮主持人,今天就由他來告訴你如何培養出眾的表達力。

本篇文章會分享提升表達力的技巧、克服上台緊張感,以及面對突發狀況,可以如何因應:

一、提升表達力技巧:「聽、說、讀、寫」

(一)聽

聽別人怎麼說。

透過聆聽他人表達的抑揚頓挫、速度、語氣及口吻,可以觀察出彼此的差異性,從中找到改進的方向。

(二)說

練習別人的說話方式。

多多嘗試模仿他人的說話模式,可以找到自己的不足點。

(三)讀

讀書學習不同的語氣及架構。

藉由閱讀不同風格的書籍-詼諧、理性分析、感性,能夠學習不同的表達方式,包含用詞、內容架構以及語氣。

如何挑選適合自己的書?

取決於你想培養哪種講話風格,如果你想要變得幽默,就可以找詼諧的書籍來看。

若一時不知道要培養哪種風格,其實你最常看的書籍類型,就帶有你的專屬風格,可以先從你的專屬風格著手,來發展出自己的特色。

(四)寫

運用寫作來改善邏輯思維。

當今天把內容化成文字時,因為文字不像說話有表情跟情緒,這時你可以練習構思如何表達出「文字的情緒」,藉此增進自己運用詞藻的能力。

比如,我們時常會表達一件事情令你「很感動」,但,「很感動」是多感動?是痛哭流涕的感動?還是一點點感動?

透過寫字來反覆斟酌每一個形容詞的運用,之後便能夠套用在口語表達上,提升內容的豐富度。

二、克服緊張感:「心靈預想」

為什麼會緊張?

「緊張來自於自己沒有把握,因為我們沒有做過、嘗試過,就會容易緊張。」

這種情況,你可以運用「心靈預想」來增加自己的準備度。

什麼是心靈預想?

「心靈預想就是你事前在腦海中想過整場活動從頭到尾的流程與細節,想完後可以打成大綱或是寫下來,接著看著文字重複進行心靈預想,持續修正細節,這時你腦海中的畫面會越來越完整,等到你正式上台的時候,你會發現你已經上台至少五次以上了。」

有些人的緊張來自於「不敢被觀眾盯著看」,有什麼因應的方法嗎?

很多人有目光焦慮症,被盯著看時就會忘詞,甚至心中會產生各種小劇場:「我是不是講不好」、「我剛剛說錯什麼嗎?」

這時可以透過一個小練習-「洗澡完後,在鏡子前面看著自己的眼睛,深深刻刻看過自己每一個角度的狀態」。

因為,當我們有目光焦慮症,大多是出自於「我們不知道別人看我們時,自己是什麼樣子」,因此容易慌張、自我懷疑。

透過上述的小練習,能夠認識自己被看的模樣是什麼,以及找到自己最好看的角度,之後當別人再盯著自己時,就會比以往來得有自信。


Photo by Tracy Le Blanc from Pexels

在這個每個人都有一支智慧型手機的年代,無論工作、娛樂或是飲食(訂 foodpanda)都無法離開手機。

智慧型手機帶給人們方便,也提升人們一天可以完成的工作量。

其中社交軟體更佔你我生活的一大部分,提到獲取資訊、新聞,或是和朋友聯繫,Facebook、line 或是 Instagram 更是人人必備的平台之一。

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社交軟體,看似讓人們的連結更加緊密,看似獲得更多的知識,事實上,快速而碎片化的內容,很有可能正在消耗你的專注力、耐心與生活品質

社交軟體對人們的影響是什麼?

歡迎閱讀之前筆者撰寫的一篇文章《為什麼我決定刪掉我的 instagram 帳號?》,裡面有更完整的說明。

這篇文章先簡而言之,隨心所欲地使用社交軟體,很有可能使你漸漸變得不開心、不滿足、不踏實,逐漸忘了怎麼與人相處,也逐漸少了全心全意投入在熱情之中的感覺。

然而,在所有內容都資訊化的時代,要完全不使用社交軟體是很困難的,對於筆者而言也是。

因此我一直在摸索如何與社交軟體共處的方法,希望在這個需要手機的世代,同時能保留「沒有手機干擾」的生活品質。

而以下筆者整理出三個方法,供讀者參考,若讀者有新的想法也歡迎分享,大家互相交流 😉

1. 化被動為「主動」

取消各種「被動接收」的通知,而是等到你想回訊息時,再主動點開社交軟體。

「叮,您有一則訊息」

這時正在工作的你,聽到了手機通知鈴聲,想說「來看一下手機好了」

孰不知,一拿起手機,點開訊息後,便開始和好朋友來回傳訊息,接著順便點開 facebook 看看有沒有最新的動態,過了一會,再開啟 instagram 滑滑限時,一個不小心,一個小時就這樣過去了…。

這個畫面你是否感到很熟悉呢?

以前的我也是一看到手機通知,就會立刻點進去回訊息的人,不立即回就會全身不舒服。

然而,我發現這種被動接收通知的機制,其實正不知不覺制約著我們的生活:

「叮咚 - 看手機 - 滑 IG - 啊還是回來工作好了 - 工作十分鐘 - 叮咚 - 有訊息欸,來看一下手機好了-…」

長久下來,除了專注力易被打碎之外,也會增加我們使用社交軟體的時間。

因此,你可以嘗試到手機的「設定」介面中,將所有的通知都關閉。如此一來,就不再會有通知時不時打擾你的生活秩序。

等到你決定要打開社交軟體時再使用手機,讓生活節奏的主導權回到你身上,而非由手機掌控你。

2. 設定社交軟體的使用時間

決定「特定時間」才能使用社交軟體。

當你把通知都關閉之後,現在的你已經可以「等我想看訊息再看點開臉書/IG/line」了。

因此,接下來很重要的一環是,確立「你什麼時候才能使用社交軟體」?

為什麼設定「使用時間」很重要呢?

因為如果你沒有設立「什麼時候才能點開、什麼時候要關閉」軟體,那很有可能你即使了關閉手機通知,卻依舊會時不時「主動」地點開社交軟體。

因此,幫自己設定一個專屬使用社交軟體的小時光,可以讓你在工作時,減少心癢癢想要滑手機的衝動。

這個可以依照你的生活型態來安排,比如筆者最近在練習的是-「工作時間以電腦回覆工作型訊息,下班時間以手機回覆朋友的訊息」,藉此做切割。

這時你可以告訴自己「到某個時間點(你所設定的範圍),我就可以好好滑手機了,現在先專心工作吧!」


Photo by Andrea Piacquadio from Pexels

「如果你可以變好,何必浪費時間一再證明自己有多出色?」-作家卡羅杜維克

本篇文章部分內容取自《心態致勝》一書,並綜合筆者的想法與經驗撰述而成。

「如果我失敗了,就代表我很糟、根本不可能成功」
「別人天生聰穎,會成功是應該的,哪像我資質不好,才會落得現在的模樣?」
「我的想法被否定了,是不是代表我真的很差?」
「他那樣也沒什麼了不起啊,我會的可比他多了」

這一些想法曾經出現在你的腦海裡過嗎?

我有過,而且曾時常出現。

這樣的想法,很常出現在你我的腦海中,而且,它不是你想要它不見,它就會跟著消失的。

其實會有這樣的想法,代表著你一定很希望自己可以表現得很好,好讓別人能夠欣賞你。

甚至你會努力讓自己呈現出完美無瑕的一面,不允許有任何的瑕疵,所以你常常把自己逼得很緊,說服自己要做好每一件事,好讓別人覺得「我是個優秀的人」。

你很希望獲得他人的讚美,讚美你是個很厲害的人,反之,你也害怕別人對你的批評,彷彿批評就是對你的否定,隱約地告訴你,其實你不成功、你不優秀。

這樣的念頭,一方面象徵著希望表現很好的你,但另一方面,它卻可能默默阻礙著你,阻礙你變得優秀。

因為當你越是希望自己保持完美的模樣,越容易讓你裹足不前,深怕一做錯事情,就會暴露你的缺點,長久下來,你開始害怕接觸新的挑戰。

這樣的心態在《心態致勝》一書中稱作「定型思維」,覺得自己的表現是由天賦所決定,所以會以他人的評價來衡量自己的價值,如果他人貶低我,就代表「我本身」很差勁。

而書中提到另一個心態叫作「成長型思維」,認為自己的表現是由努力所決定,一時的失敗只是暫時的,因此當別人評價自己時,只要吸收其中的建言,就能夠幫助自己變得更好。

柏克萊大學的心理學家研究發現「當學生具有成長心態時,在不斷遭遇挑戰之下,信心會提高。但當學生具有定型心態時,面臨的雖然是相同挑戰,但信心卻會降低」。

當你越希望你是完美的,反而會讓你無法成長、接受挑戰,反之,專注於改變、成長與學習,才能使你真正的進步。

阿席娜 Athena

收聽 Podcast 節目:搜尋「娜個自己|理想自己研究室」;關注內容追蹤 ig: athena.204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